钟国兴:如何加强学习型政党建设

钟国兴 学习时报副总编辑

提要:目前我们的学习普遍存在着简单化、灌输式、形式主义、运动化等四大方面的问题。我们的学习要有至少五个方面的转型:一是从以书本为中心的学习转向以问题为中心,二是从以提高素质为目的的学习转向以提高能力为目的,三是从灌输式的学习转向研讨式的学习,四是从个人化的学习转向组织化的学习,五是从人生一个阶段的学习转向终身学习。

2008710号的人民论坛报公布了一个调查数据,72.9%的领导干部认为社会上的学习存在严重的形式主义,好多网民认为72.9%的数据太低了,应该是100%都认为社会上存在严重的形式主义。我认为,目前我们的学习至少存在五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简单化,我们把捧着书本看书,捧着文件读当做学习,结果搞得大家不爱学习。第二灌输式的学习,学习的人被动的等着,等着领导、老师、专家来给灌输。第三形式主义,把学习变成了一种表演,互相表演给别人、给领导、给上级看,单位表演给社会看。第四学习运动化,其过程跟运动会模式基本上是一样的。先发一个文件,由领导做动员讲话、各个单位组织群众学习、评出先进、掀起学习先进的高潮、媒体大张旗鼓的宣传、开表彰会、进行总结完事。在浦东干部学院学习型政党专题的研讨班中,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阻碍中国学习型政党建设的最大问题是形式主义,是运动化。

习近平兼中央党校校长以后,第一次在中央党校讲我以后的讲话只讲一个专题,不搞面面俱到。从那以后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讲话都只讲一个专题,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李援朝也是这样,去年在浦东干部学院的开学典礼,李援朝只讲了20多分钟,就结束了。还有我们的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省长、部长,好多人都是这样。大家其实已经跟形式主义划开了界限。而且在拿形式主义开刀。虽然没有一个专门的文件来针对形式主义宣战,但是我们好多领导已经行动起来了。

形式主义跟我们建设学习型政党是格格不入的,如果继续形式主义运动化、简单化、半舒适的学习,我们搞不了学习型组织。

一、为什么要搞学习型组织、学习型政党?

(一)、时代的背景

1、从历史上看学习大体上经过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50年代初刚刚建国,社会上百废待兴,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认字,为了解决建设的发展需要,全国搞了一次扫盲运动,进行了一次大学习,内容是识字,目标是扫盲,方式是搞运动。

第二个阶段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革刚刚结束,社会上又一次百废待兴,中央提出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尽管绝大多数人已经识字,但读的书太少素质太低,中央又一次要求全党全国大学习。内容是读书,目的是提高素质。  

现在我们的学习进入到第三个阶段,我们现在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学习,过去是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学习。开放之后,国际上的信息化、全球化、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潮流,和我们市场经济结合在一起,我们社会飞速的发展变化,使社会上新的复杂问题,不断出现。对我们形成了挑战。70年代末80年代初要解决的问题其实很简单,集中到一点,就是吃饭的问题。但是人吃饱穿暖之后,什么都想,什么都想要。在这种复杂问题不断对我们形成挑战的情况下,学习不能简单的继续过去的方式, 要转型。

2、学习的转型:

:少有五个方面,怎学习的转型至少有五个方面: 一是从以书本为中心的学习,转向以问题为中心。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捧着书本读,读书是唯一的学习方式,现在要围绕问题来学习。当然还是要读书,但是读书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且现在有多媒体,有电脑网络。二是从以提高素质为目的的学习,转向以提高能力为目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读的书多就是人才,就厉害。现在还要有能力,才是人才。三是从以灌输式的学习,转向研讨式的学习。让大家研究问题、解决问题。 四是从以个人化的学习转向组织化的学习。过去的学习,是个人化的学习。现在研讨式的学习,是组织化的学习。五是从以青少年阶段的学习转向终身学习。虽然这种转变已经进行了好长时间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转过来。西方国家由于市场经济发展比较早,信息化、全球化进行的也比较早,所以早就关注组织学习的问题了,他们很早就出现了这种围绕这几个转型的组织学习的理念。比如说,行动学习法,双环学习,T型管理,头脑风暴法,知识管理,创新管理,第五项修炼等等。

(二)、我们搞学习型组织,学习型政党的目标:

要解决组织不断升级的问题,解决组织里每一个人素质、能力不断升级的问题。与时俱进就是随着时代发展,把执政水平不断的提高到新的层次,就是升级。

二、什么是学习型组织?什么是学习型政党?

(一)什么是学习型组织

1、学习型组织是一种提高团队智商的组织,要提高整个团队的智商,让大家在学习的时候研究问题来集中大家的智慧,把团队变得聪明。从历史上看,刘邦当上了皇帝,跟他善于经营团队智商、把团队变聪明有关。从近现代看,共产党和国民党也是这样。共产党善于提高团队智商,靠开会,靠军事民主,善于总结经验教训。毛泽东靠的是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等打胜仗。蒋介石最后打了败仗,跟他自己的个性有关,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卖弄自己的智慧耍聪明,他做出的作战方案再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了,还喜欢插手到别人的手下去直接指挥。因为他一个人耍聪明,就把整个团队变成了傻瓜的团队。蒋介石这个人非常聪明,但是一个人聪明到耍聪明的程度,那就是一个傻瓜。这是国民党蒋介石的一个深刻的教训。其实社会上这种耍聪明的人很多,包括很多民营企业,有的老板辛辛苦苦的把自己企业搞起来,结果因为个人耍聪明,让大家都学习他的理论,让大家都崇拜他,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自己是神了,起的挺快,但是倒闭更快。因为把团队智商搞低了。从国际上来看,在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各种组织的发展趋势就是集中大家的智慧,激活大家的潜力,解决在信息化、全球化时代面对的各种复杂问题的挑战。比尔盖茨聪明但是不耍聪明,千方百计的集中大家的智慧,激活大家的潜力,来提高他的团队智商,来解决他的软件不断升级的问题。谷歌公司的全球副总裁李开富说谷歌公司在管理上确实有特殊的地方,大家可以穿各种各样的衣服上班,也可以带各种各样的宠物上班,在公司里,任何一个人站到任何一个地方,往任何一个方向走,走八尺步,能找到各种吃的、喝的。如果这个人个太小,步子小,走八尺步没有找到,可以进行投诉,公司马上给解决。谷歌通过这些让人放松的方式,激活人的智慧、灵感,提高团队智商。 谷歌是一个研究型的企业,生产型的企业,不能照搬,但是给了我们一个启发,就是我们在研究问题和学习的时候,要让大家放松一点,充分激活大家的灵感和智慧。有的单位搞军事化管理,走着正步到会场,坐的端端正正,都像军人。那种学习方式其实效果并不好。

2、提高团队智商,这是学习型组织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是不是学习型组织?关键看团队智商高或低,如果只是背书本、背文件、傻学、死学,团队智商越学越低,就是假的学习型组织,伪学习型组织。包括我们的党组织,是不是真正的学习型组织不在于发多少文件,读多少书,搞多少学习运动,树多少学习标兵,做多少学习宣传,关键看是不是把组织的团队智商提高了,激活了大家的智慧。把在战争年代,我党高团队智商的优势找回来,重新建立发扬光大,那就是真正的学习型政党,真正的学习型党组织。

(二)什么是学习型政党?

学习型政党,是一种特殊的学习型组织,特殊在它是一个政党,是一个政治型组织,特殊在于它的政治性,这是和一般的学习型组织区别的地方。

政治性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即提高执政能力。政治要求科学理论武装,具有世界眼光,善于把握规律,富有创新精神四个方面。这四个方面讲的我们要学习科学理论武装、政治理论,具有世界眼光,要学习当代世界的各种知识,各种新理念,要把握整个世界的发展趋势。二是善于把握规律,把学习的各种新知识、新理念,要跟现实结合起来,用来研究现实问题,在实践中学习,向群众学习,把握现实问题的发展规律,富有创新精神,要落实在创新上,要解决问题。三是还要学习各种科学方法。这四个方面讲的是我们学习的内容,学习型政党就学习这四个方面,中央的文件讲得非常清楚、非常全面。

2、建设学习型政党的理念非常非常重要,中央把它作为重大而紧迫的战略问题提出来。

这个理念特殊的地方就在于:整合功能非常强,把共产党的学习型和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的学习整合到一起了。把不同方面的学习整合到一起了。原来宣传部门抓学习,组织部门抓组织工作,现在建设学习型组织,不同的部门共同来抓,从中央到地方都是成立学习型政党协调小组,共同领导学习型政党、学习型党组织建设。把各个部门整合起来来搞。这个概念具有非常强的整合的功能,对于领导我党在市场经济信息化、全球化时代,进行党的建设,提高我党的执政能力,引导社会的发展,确实是非常非常重要。

(三)怎么学

一是学习法 射我从国外的学习型组织的案例和我国搞学习型组织比较好的案例里,总结出一条东西,并提出连式学习法。就是把学习分成六个环节,一环扣一环。连式学习法提出来之后,去年3月份我在学习时报上发了一篇两三千字的小文章,年底由好多媒体来找我,让我报道连式学习。他们说,从中央单位一直到农村的村民主,从大军区一直到部队的连队,从企业集团一直到班子,现在到处都在搞连式学习。媒体也都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反映,如人民网,央视网,光明日报,求实杂志等。北京市委讲师团付院长在求实杂志上写的一篇文章提到了连式学习法。解放军报专门发文章说连式学习法可见。

连式学习法是针对形式主义运动化来改造学习的一种方法,主要内容分为几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找问题,被称为世界第一CEO的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七八十年代的总裁韦尔奇,管企业有很多办法。根据企业官僚主义非常严重的问题,韦尔奇让各员工小组找问题,列出清单,拿出办法,并由员工现场讲给老总,简单的问题老总当场搞定。对于复杂的问题,比如说产品创新的问题,就让员工小组围绕问题,围绕重点难点再次进行研讨,通过研讨带动学习,通过学习促进创新。现在西方的好多企业都是这么做的,IBM公在2004年,让员工找了两个星期的问题,共计900多条,IBM的一个副总裁说只有找出问题,才知道怎么做、研究什么,围绕什么问题来学习。

我国在加入WTO时,江总书记讲了一句话加入WTO,对我们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当时我们全国到处开会,全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从领导到村支部书记,到北京的居委会老太太,都讲加入WTO,对我们既是挑战,又是机遇。每一个人说话,都像总书记那样。我们学得快。

在香港的廉政公署机关、企业、社团,所有的单位,学的却是加入WTO,对我们有哪些挑战,一一列出来,有哪些机遇,要有哪些应对办法。香港早就加入WTO了,每一个单位都有一个问题清单,研究问题时遇到问题,首先列出问题清单,这是一种习惯。然后围绕这些问题研究、学习。先找问题再学习的模式跟我们的差别非常大,我们是脱离问题,不面对问题,不找问题,没有问题,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没有问题,你学什么啊?当学生让我给他我列书单时,我问学生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呢?你学这个专业,肯定关心一些问题,要思考一些问题,你回去列一个问题清单。问题清单给列出来了,学生就可以根据问题清单找书和读书了。我的学生都是自己带着问题去学,学什么我不管,我只管跟你讨论问题,只管你出成果,所以我的学生比较好找工作。没有问题就别学习,学也记不住,对那个问题不感兴趣。要为了解决问题去学,对问题感兴趣,就学进去了,就记得住。学习型组织的理念是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工作和学习要结合为一体。现在有好多单位学习在转变。共产党的思想路线是实事求是,首先要面对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把问题找出来,列一个问题清单,让大家研究问题。所以实事求是是学习型组织的起点,落实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起点。

第二个环节:研讨。一是学习要转型,要由灌输式的学习转向研讨式的学习。

我们有着非常好的研讨式学习传统,是孔子留下的,孔子非常有理想,在周游列国时,给列国的领导人做思想政治工作。带着学生走到哪遇到什么问题,就讨论什么问题,比如孔子去见蝻子,蝻子的生活作风有问题,名声非常不好,回来后学生就质问他为什么要见蝻子?孔子就跟学生讨论这个问题。孔子会好多乐器,还会唱歌,学生学累了,他就给弹琴,学完了就唱歌。我们已经习惯灌输式的了,如果像孔子那样,老师随便唱两嗓子,给你弹琴,跟学生来讨论,大家就觉得这个老师肯定有问题。中国古代连寺院里的学习都是研讨式的,在禅宗留下的很多公案里,老和尚和小和尚的对话,就是讨论问题。一次次政治事件和政治运动,把我们这种学习传统搞没了。朱元璋当皇帝时对官员很苛刻、严酷,把贪污几两银子的官员杀头、剥皮,用草叶把人皮撑起来,搞反腐倡廉教育,所以那个时候好多人都不愿意当官。朱元璋对老百姓也是非常苛刻的。为了加强统治,搞了朱熹的学说,饿死是小,失节是大,他要求学生考试必须要按照朱熹的标准答案来回答,写文章必须按照一套八股文这个格式来写。学生必须听老师的,国子监有一个学生,认为老师讲课不行,管理不行,给老师贴了一张小字报,结果被杀头了,还把人头挂在国子监的门口,据说挂了162天。朱元璋还规定:学生诽谤为师者,凌迟处死,抄没其家。从那以后,学生就只会背标准答案了,我们整个民族学习就变成了灌输式的。

二是研讨式的学习。世界上其他国家,特别是文艺复兴之后,学习是研讨式的。中央党校的钱振教授,在美国学习两年多了,他说老师一般讲十几分钟,然后把方法问题交给学生,让学生几个人围成一桌进行讨论,之后由每桌一个学生代表发言,别人可以补充。没有一个老师是从头讲到尾的。美国的教学方式是研讨式的,不是灌输式的,跟我们截然相反。

三是学习圈。这是一张瑞典老百姓的照片。他们为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坐在一起聊天研究,然后学习、讨论、解决。瑞典老百姓的这种模式,被社会民主党发现后,就把老百姓组织起来了,搞了很多学习圈,党的威信一下提高了。其他的政党也随之效仿,成立了妇女组织、工会组织、青年组织、文艺团体、科学团体等等。政府给各个学习圈报销一半的学习费用。在学习圈中人与人平等,连领导都没有。学习圈对提高瑞典人的素质能力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瑞典的学习圈已经搞了100多年了,是因为第一,老百姓找到了自己关心的问题,第二,让老百姓自己围绕问题来研讨,第三,政党、社团、政府只给提供外围的服务,没有硬性要求。

这对我们学习是有启发的,不是大家不爱学习,关键是看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学习。实际上我们现在搞学习型组织,好多单位也在这么搞,山东莱芜钢铁公司的课题化的学习,长春市纪检委的项目组,山东青岛港也是围绕问题来学习的。青岛港人跟我说,读到我的书,你讲的连式学习跟我们学习一模一样。现在好多单位的党课,跟过去不一样了,最早是由辽宁的丹东搞起来了,叫做互动式的党课,过去党课一个人站到台上给大家讲,其实你讲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啊,地球人全知道的道理,你还在那讲,大家肯定不愿意听。可以让自己单位人来讲,把现实中的问题作为一个案例讲出来,让大家来互动,来研讨。可以把现实的案例,通过表演的形式搬到台上来,大家都来参与。其实原来的党课就是互动式的,有了权利,变成灌输式的,弄的大家越来越不爱听。

四是考试学习。第一、让大家自主,自己作主来学习。第二、机关单位领导要千方百计的把大家激活,给大家提供服务。要做到实事求是,还要发扬党内民主,让大家去积极的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决策、用人、反腐败,都需要积极发展党内民主。但是难啊,有一些问题挺复杂,好多利益关系扯在一起,一搞民主就变形了,民主需要一个突破口,最容易突破影响最大的就是学习,让大家研究问题,让大家学习研究问题,如果这个问题都搞不了,别的方面的民主就更难了。让大家在民主式的学习研讨中得到训练,每一个人交换民主意识,每一个人都能学到这种民主的方式,在各个方面就能实行民主,推进民主。我研究学习多年,觉得解决我们社会的问题太难了,其中学习应该是一个挺重要的突破口。所以我们抓学习的人,责任重大,使命重大,真的抓好了,对我们每一个单位、对我们社会有非常大的作用。

第三个环节:知识共享。我们每一个人都学了,每一个人学的东西跟别人又不完全一样,又有自己的感悟,所以要搭建各种平台,让大家把学的知识和感悟讲出来,可以让大家来演讲、来对话、来讨论,或在网上开一个讨论区,或把学习成果张贴出来等,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让大家来交流。通过交流,每一个人在把自己学的知识讲出来的过程中,也是一个整理、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每个人也能从别人那学到知识。

第四个环节:深入研讨。研究问题可以跟学习结合起来,又可以找到问题背后的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第五个环节:突破创新。找到解决问题办法,去解决问题。

这一些环节不一定分得那么清楚,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围绕问题进行学习的一个过程,找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如果觉得复杂、费事,就一个环节学习,指定大家读什么书,读什么文件,确实很省事,但是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把学习搞成运动,搞成形式主义了。我们现在再也不能继续形式主义运动化的学习了,要改造我们的学习,不然在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市场经济时代,我们就会被问题拖着走了,不面对问题、不围绕问题来学习,就会被问题拖跨。把形式主义运动化的学习改造成科学的学习,这实际是我们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一部分,我们学习也要科学化。

领导照着念的是别人给写的稿子,全说是重要讲话,而领导自己谈的不说是重要讲话,自己谈话大家可能觉得挺随意的,这成为媒体报道的一种模式。

钱学森从国外回来就一直关注国外的科学和方法论的发展,关注系统方法,系统方法是二十世纪主流的方法,他把国外的系统方法引进来,在和航天有关的一些工程上,钱学森就运用了系统方法,提出了系统工程学。系统工程学他用的是系统方法,他强调各个方面统筹兼顾。胡锦涛跟钱学森在中央党校学习了系统工程学,就把它运用到社会发展上。当了总书记以后,就提出了科学发展观。胡锦涛对钱老说:你的好多研究成果对大家很有启发,让我受益匪浅。八十年代初期,我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就听过您的报告,读过您的系统工程学,系统工程学讲的是对于复杂的工程问题,要用系统的眼光看,要统筹兼顾,协调并进。现在我们的科学发展观用的就是这种方法,统筹兼顾 胡锦涛这段讲话非常重要,他讲的是科学发展观的方法问题。

三、科学发展观的方法是什么?

科学发展观的方法就是系统方法,在科学发展观里边叫做统筹兼顾,讲的非常明确,非常好。科学发展观的方法是系统方法,而不是别的方法。比如矛盾方法,矛盾方法肯定是科学发展观的方法论基础,但是矛盾方法无法运用到解决社会和谐,科学发展上,有些方面可能还有一个结合的问题。矛盾论是毛泽东在战争年代写的作品,带有一定战争年代的痕迹,强调矛盾双方对立是绝对的,强调解决问题是一方消灭另一方,现在有好多社会矛盾,一方消灭另一方还不那么简单。

有好多人以为:中国传统文化讲究阴阳,阴阳就是矛盾,我的看法不是,绝对不是。 虽然我们传统文化讲的阴阳,但是老祖宗从来没有讲阴消灭阳,阳消灭阴,没有讲一方消灭另一方,我们讲阴阳和合,阴阳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毛泽东在矛盾论里边讲过,阴阳是一对矛盾,中医也把人的五脏六腑分为阴阳。我们传统文化强调的是阴阳平衡,阴阳和合,绝不是讲的一方消灭另一方,如果把我们传统文化理解成这个,就彻底的把我们传统文化精华的东西,关键的东西毁掉了,把我们中华民族最根本的东西断送了。

科学发展观首先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东西,强调平衡,强调和谐,而且是用了国外从二十世纪流行到二十一世纪流行的主体方法,主流方法,系统方法。

科学发展观我们要从方法论上理解,科学发展观的方法和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社会的方法是一个。学习型组织强调我们研究问题,要用系统的方式思考问题,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又进一步强调了这种方法,讲了自我超越,改善心智,模式建立,共同愿景,团体学习,系统思考五个方面。排在第五项的是系统思考,彼得圣吉把它叫做第五项修炼。

彼得圣吉认为排在第五项的系统思考是学习型组织的关键,是灵魂,是根本方法。强调第五项,我们要学会系统思考。所以叫第五项修炼。系统思考就是把系统方法运用到思考问题,叫系统思考,跟科学发展观的方法是一个。彼得圣吉是世界管理大师,他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世界上有史以来十大管理大师之一。20089月份,美国世界经理人杂志在中国搞了一个世界管理大师面对面的活动,把彼得圣吉从美国空运到中国,彼得圣吉要找一个人面对面对话,中国没有管理大师,世界管理大师更没有,就把我给找去了,对话之前,我们每一个人发表二十分钟的演讲,我想我就讲自己的东西吧。彼得圣吉先讲,他说钟先生研究学习型组织,也研究系统思考,也请他讲一下。我这么一听麻烦了,我自己要讲的东西讲不成了,系统思考是彼得圣吉的看家本领,他的老师是电脑内存的发明人,系统动力学的创始人,彼得圣吉的系统思考这套方法是跟他老师学的,人家讲完了我还讲什么,彼得圣吉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只能用实际行动解释一下我们中国的一个成语,叫班门弄斧。

我说班门弄斧这把斧子也没带,干脆我弄一下耙子吧,中国有种工具叫五齿钉耙,猪八戒用的就是这个,猪八戒这几年被评为先进了,一些网民把他评为标准的好男人。但是好多女士都不同意,认为猪八戒最主要的缺点有三个:贪吃、好色、头脑简单。在西游记里猪八戒惹出了许多问题。虽然唐僧取经成功了,但是靠的是孙悟空。孙悟空的本事就是善于系统思考。我做了一个举手齐眉的动作,问彼得圣吉是什么,彼得圣吉看了半天说不知道。我说这是我们中国标准的系统思考的动作。因为孙悟空看问题不像猪八戒那样,就事论事,而是遇到问题首先一个跟头翻到云层上,站到云层上居高临下的看问题,看整个事物的全局,看事物之间的关系,看整个系统,是在系统思考。孙悟空才是世界上最牛的系统思考专家。当孙悟空看不清楚问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再翻跟头,去找更高层次的系统思考专家,如观世音菩萨,太上老君等,让他们帮助解决问题。系统思考就是要系统的来认识问题,系统的分析问题,拿出系统方案,系统的解决问题。还需要深入到问题里边,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有些问题需要从根本上解决的时候,孙悟空就钻到铁扇公主肚皮里解决问题。西游记讲的就是系统思考。西游记告诉我们会系统思考,就能像孙悟空那样把问题解决的非常漂亮,不会系统思考就像猪八戒那样,为了解决一个简单的问题,制造出好多复杂问题。但是西天取经不光靠孙悟空一个人,还有其他的系统思考专家,孙悟空也有看错问题的时候,也有闹情绪的时候,猪八戒、沙僧也都出过好的主意,最后还是靠大家集体智慧解决问题。

提高团队智商,这是学习型组织的核心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建设组织的一个途径。要让每个人学会系统思考,要让整个团队都学会系统思考,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系统化的时代,信息化、全球化把整个世界连为一个复杂的系统,所以我们这个时代主流的思维方法是系统思考。我们太需要系统思考了。比如到北京上访的一些下岗工人,在九十年代卖国有企业的时候,根据当时的政策,他们买断了工龄,拿着几万块钱回家了,坐在炕头上笑了好几天,因为半辈子都没攒这么多钱,觉得赚了,那时候觉得这种解决办法非常好。但是过几年,就觉得这一辈子都没有保障了,不行,就开始上访。还有的是因为通货膨胀的,当时给的钱,现在买不了什么东西了,也上访,结果下岗工人大多数都上访。简单的解决一个问题,制造出好多复杂问题,长期的问题。还有修路,修路的部门把路修好了,非常漂亮,结果修好没几天,又挖开了埋电线、埋煤气管道,埋水管,最后这路非常不象样了。就是因为缺少系统思考,缺少统筹兼顾,我们城市建设多花费多少钱?

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有个水坑就能听到青蛙叫,现在很难听到了,青蛙哪去了?因为我们有钱了,就把湖岸、河岸、水塘岸修成大理石的、修成水泥的了,无一例外的直上直下。青蛙跳下来就上不来了。河岸、湖岸、水塘岸修好那一天就是青蛙的灭亡之日,这是一件挺残忍的事,我们无意之中就把那么多青蛙害死了。

我在一个管园林的单位讲完课以后,一位女士就追出来了,她说钟老师,你讲的那些事太惨了,我们干这个工作干几十年,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件事呢,没有想到青蛙就这么死了。美国人想的问题真的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们在青蛙繁殖的季节,为了青蛙过马路,把有的高速公路给封上,绕着走。而我们是听不见青蛙叫了才想到。是我们不会系统思考,我们在治理环境的同时,又在破坏环境,我们在解决一个简单的问题的时候,又在制造出更复杂的长期的问题,我们在治理环境的时候,就制造了生态的灾难。我们太需要系统思考了,不会系统思考,我们就像猪八戒似的干蠢事、傻事,我们就是猪八戒。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科学发展观?为什么要搞学习型组织?为什么要建设学习型政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大家学会系统思考,让我们人群里特别是我们领导干部里面所有的猪八戒都变成孙悟空,还要让我们的组织学会系统思考,让大家来研究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提高我们整个团队的智商,解决我们在市场经济信息化、全球化、高新技术时代面对的发展中的复杂的问题。应对各种问题的挑战,把我们的问题解决好。

所以,我们搞学习型政党,一定要把我们建设学习型政党、学习型组织,包括我们学习型企业跟我们党的,落实我们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结合起来,要跟我们积极发展党内民主结合起来,要跟我们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结合起来,要跟我们落实科学发展观结合起来,把这些都结合起来,你就会全面的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把建设学习型政党提高到重大而紧迫的战略问题这个高度来强调,才能弄清楚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建设学习型政党,怎么来建设学习型企业,学习型机关,学习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