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舟:中共十八大与中国的战略机遇期

                                 王逸舟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党的十八大昨天顺利召开,胡锦涛总书记在会上做了重要报告,不仅总结了过去这些年我们党在领导国家各族人民走向新阶段中取得的各种成功与经验,而且特别对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各种展望和战略规划。我个人作为外交学者,特别受到鼓舞和启发的是总书记在报告中特别提到,综观国际国内大势,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中国自身发展战略机遇期大的判断,没有也不会受到改变。总书记这段讲话,我觉得指明了我们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在国际关系,在战略,在外交领域中间研究探讨和进一步推进方向,今天我希望观众朋友们谈一谈我自己学习总书记报告精神的一些粗浅的体会,谈的不一定成熟,不一定正确,供各位听众观众朋友们批评指正。

战略机遇期对于中国而言确实非常难得历史发展阶段,这个阶段中间既存在大量的机会,新的前景,同时也存在各种挑战和不确定性,好比一个登山者,中国巨人爬上更高山峰,一方面看到过去没有见到的各种各样的美景,一些新风光,同时高处也比过去更加寒冷,更加孤寂,面对以前没有过的压力。有三个方面,既是中国新时期发展期机遇,同时如果处理不当,它们可能变成危机,变成新时期成长的障碍和压力。

一、中国新时期发展所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

第一方面,中国新时期发展所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也可以说重大的战略收获,以及重大的战略压力。有三个不同层面发展障碍或者说挑战:

1、海外利益保护的巨大压力

一方面,我们现在中国大量的人财物开始向全球伸展。随着中国国力发展,比过去20多年中国老百姓越来越走出国门,能源从世界各地进口,国内生产产品也面临更新换代的问题,从比较粗放的形态向比较精细、集约的,更加高层次的方式过渡,提出了更大的问题。

比如说,在过去这段时间看到中国从全球第六大经济体一步一步成长为第五、第四、第三,去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经济体,十年间翻天覆地重大进步。但是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比方说,中国人现在一年出去的人次达到了7000多万,在这7000多万中间既有大量的游客,也有大量留学生、大量打工仔、大量商人,还有很多公干人员,还有大使、维和士兵等等,在这样过程中间势必遇到新的挑战,比方说如何处理一些海外遇险事件,对外交部门、军方、高层决策者这是相当复杂,很头疼的事情,一会儿某些地方,我们的渔民受到袭击,一会儿某个建筑工地遭到恐怖主义的威胁,一会儿我们打工仔或者留学生护照丢失。美国一个外交官面对1500个公民在海外保护问题,中国一个外交官处理12万中国人可能遇到海外领事保护的需求,所以这个数量差距之大。可想而知,我们外交官面对这么大的任务和负荷,很多时候难怪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说一些普通百姓,普通的工人,普通的学生,他在寻求外交领事保护,寻求使领馆保护方面多少显得我们服务不够到位,使得外交领事保护成为一个瓶颈,处理海外事件急需克服的障碍,外交转型,外交为民,这样的口号如何越来越到实处问题。在我们外交界,从高层到媒体引起更大的关注,过去没有这么多中国人出去,没有这么多财产出去没有这么多海外投资并购,外交领事保护的压力相应小的多,中国成为全球海外扩展自己的经济利益,发展自己的人员往来,包括收购、并购,热情高,数量大,范围广的国家,我们的保护,我们的盾牌,我们的服务如何跟上去,我觉得这是新时期的问题,像国内说我们政府要转变职能,转变观念,更好为老百姓服务一样,对外工作中间,我们外交部门,我们相应各个方面,包括商务部,其他涉外部门如何为在海外中国公民,为他们财产保护,为他们人生安全提供应有的高质量的多种类的服务,我觉得这就是非常大的挑战。坦率说,现在并不算到位或者理想还有很多差距需要弥补和克服。

想想看中国是全世界到世界各地旅游上涨最快的国家,我们是全球第三到第四位旅游大国,我们留学生占到全世界留学总量的1/7,我们海外资产多的时候6万多亿美元在世界各地矿山、森林、集装箱码头等,这就是很大的挑战,海外利益包括海外通道安全,中国船队,中国油轮,也是全世界增长最快,动力最大的船队。如何在海外的船队提供必要的服务,油轮泄漏的时候提供法律保障,受到袭击的时候受到保护,港口维修的时候,及时跟当事国取得联系,建立一些维修基地港口、设备,这方面应当说中国的压力比起任何其他大国,包括新兴大国来言是最大的,这方面的问题也是最多的一个,这是一方面,海外利益保护在新时期对我们外交工作,对我们国际战略研究部门和决策部门提出重大挑战。

2、能源安全的压力

第二个随着中国经济快速成长,过去一个能源大国的地位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虽然国内的各种化石能源品种仍然是比较齐全,数量也是很大的,目前各个矿山、油田产量位于国际比较靠前的位置,有一个情况跟过去完全不同了,过去能够充分保障,而且相当多能源能够出口,现在虽然国内产能很大,各种各样的矿山,各种各样的油田,各种各样的矿井仍在开足马力生产,而且储量也还可观。由于地面上增加机器不同了,我们消费结构也不同了,比如说家用电器进入千家万户,小汽车开始被普通人所消费,包括各种各样大型能耗建筑,像高铁、鸟巢,这样一些大型耗能建筑越来越多,此起彼伏到处开花,中国对于能源的需求完全不同以往了,我们从传统意义上能源出口大国,一个产能大国,现在变成了仍然是产能大国之一,但是同时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能源进口大国。作为能源进口大国有一个问题,你能源能不能及时供应商,跟国外合同能不能保障,会不会因为政治形势、环境形势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说石油,大家知道石油是工业乃至整个现代化的命脉或者说一个生命线,中国过去一直到80年代中期为止,最大能源出口大国,19871986年的时候出口总量占到全球的三甲。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第四位石油生产大国,我们大油田,大庆、华北、中原、塔里木、渤海湾等等,仍然是世界上规模很大,产量、储量很大的油田。由于刚才提到消费结构不同了,小汽车进入千家万户,由于城市化、工业化进程大大增加了对石油的需求,从1993年开始,中国从一个石油出口国变成了一个进口国,而且进口比例不断上升,早期占56%,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一半,一百桶油里面56—57桶从世界各地运来,从中东、波斯湾、俄罗斯、东南亚各国、非洲,探明储量,跟当地做出合同,有的运原油,有的提炼出来加工成石油制品运到中国来。

重要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我们同时还是世界上石油生产大国,也变成了一个石油进口大国,我们60%消费量需要进口。问题是不是世界上没有石油储备?很多国家仍然有,仍然愿意跟中国做买卖,但是要知道外部的安全形势不是由我们控制的,国际关系,国际政治中隐患和不确定性不是我们掌握的,过去这些年有一些教训,由于一些国家出现政变、军事危机、外部势力打压,一些合同作废,使得有关部门、企业受到打击。比如说本拉登时期,我们跟他签了很多协议,但是当一些政权更迭以后,一些公司和企业受到几十亿美元的损失。

去年北非利比亚完成了一次大撤离行动,30多万中国劳工发生战争前夕通过中央部署,有关部门组织和调度一起撤到国内,生命得到保护这是重要的。可是想一想,他们在那个国家从事的工程、项目、码头、道路修建、各种民房建设、油田的井架、各种设备等等这是没办法撤回来的。我们商务部有一个估算,这次在利比亚危机中间,中国直接受影响的各种工程企业、项目初步的估算合同金额超过180多亿美元。应该说这相当大的受影响,受损害的一个数字。我们还知道中国跟伊朗有很多石油合同,据说中国是跟伊朗做的石油买卖最大的国家,三大石油公司在那里投资了很多亿,有的说法一千多亿美元,有的说法几百亿美元,用于前期勘探、前期石油管线的铺设,前期石油港口码头的建设,伊朗安全形势堪忧,伊朗跟以色列的关系非常对立、紧张得关系,伊朗同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之间,围绕核开发,铀核的研究,看上去的矛盾,伊朗自身同周边国家,以色列军事上的对抗,似乎是难以避免的安全麻烦。对于中国来言,作为石油最大购买者,伊朗将近1/4石油向中国出口,占到我们10%以上,伊朗是第三大石油储备国,伊朗有非常大储量,非常好油气田、气井,很希望和一些新兴大国做交易,特别是中国,但是安全形势摆在那里,出现了一些局部战争,出现短时间的战火,我们损失可想而知,是非常大的。包括国内的油价不断振荡上行,主要原因不是供求关系,不是一个储量和消费不对应,而更多从全球安全形势,全球政治形势,包括富产石油地带不稳定格局挂钩的。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同这些地区有长期、良好的合同关系,在面对这些不确定局势面前,损失受到波及是非常严重的,未来我们跟伊拉克、利比亚、沙特、伊朗这些国家海湾中东国家,一些储量丰富,产量丰富的生产石油国的关系非常重要,如何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保障能源外交卓有成效的开展,包括必要的斡旋,从中央决策者到外交,到军方,到学者,研究部门应该研究,关注探讨的重大问题。

我另外要说的铁矿石,中国经济几十年的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高速发展,中国钢铁业的成长可以说有目共睹,世人都能够看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钢铁业基地的这种茁壮成长。我们目前粗钢产量占到全球50%,实际上48%左右,把其他国家190多个国家合在一起,他们粗钢生产能力和中国一个国家差不多是相等的,一方面是好事情,为我们工业化,为国防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钢铁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现代化一个支柱型产业,造船、铁路、建筑、大型各种各样的设施都离不开钢铁业的成长。当年毛泽东提出一个口号,钢铁元帅升帐超英赶美21世纪第一个十年,实现了这个目标。、

从一个硬币另一面看,全球主要钢铁基地的确立,矛盾另外一面突出了,就是铁矿石、铁矿砂,作为钢铁生产原料的供应跟不上,过去我们一向认为中国铁矿石的储量完全能够保障,现在看远远跟不上,我们2/3铁矿石需要进口,需要从巴西、阿根廷、中美洲、南部非洲挖过来,且不说这个价格受制于人,而且安全性让人担忧。从月球上看,地球上五大洲四大洋,很多大的船只运的铁矿石,铁矿砂、石油运上中国的码头,转向中国厂家,中国制造业大型的企业,我们的企业作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源源不断加工,生产出来,电视机、家电、机电产品、船只、水泥、玻璃、风电设备然后向全世界供应,中国是这些加工业、制造业全球最大的一个供应中心,大进大出看的非常明显,安全角度看出一个问题,越是开放,越是大进大出的依存度上升,你的脆弱性、安全隐患也就更加明显了,我们叫做安全瓶颈、能源瓶颈更加突出,我们相当多能源都有这样的问题,像石油、铜、铁矿石等等很多化石能源都有这种情况,虽然中国有储量,也有相当大的产量,由于经济的飞速发展,由于国人消费口味和模式提升与改变,原来的国内的能源储量,它的品种跟不上了,它的数量不满足了,这种情况下,中国能源安全问题,我们对外能源依赖问题,我们外交保障能源外交问题,就成为新时期我们发展面对的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难题。

现在有人讲,我到很多国家去,保证经济、持续、相对高速成长,提供逐步外部动力,提供全球市场,提供外部能源,如果国内中央政府、党中央能够有效布局,有层次推进战略,全球安全形势,全球战略,全球不确定性怎么由我控制呢?特别大家看看新世纪以来,恐怖主义的活跃,地区冲突加剧。围绕各种制高点,围绕各种出海口,围绕各种战略设施,围绕核设施展开的问题有增无减,这增加了对海外资源依赖风险和脆弱性。这是过去我们领导人和军方没有面对过的矛盾,在新世纪越来越严峻了。处理好如何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解决能源瓶颈顺利推进能源外交也是新时期需要深思熟虑,需要长远布局,需要创造性介入重要题目。

3、产业结构升级换代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这次总书记在十八大特别提到科学发展观主要内容,强调我们产业要升级,结构更加合理,更加注重科技含量,这个要求反映出中央领导相当强烈的危机意识,反映出决策层对问题总体估测。总体来说中国质量不大,虽然产能不大,但是科技含量不足,含金量显得分量不够,包括产业结构中间不合理,比如说制造业、重化工业占的比重过大,而服务业、创意产业包括各种各样第三产业,为社会,为人民提供更加丰富,更加有保障的,比如教育、卫生、娱乐、福利、城市规划、生态保护这些方面,我们的GDP的比重是不高的。比如说我们跟美国比,美国现在还是超级大国,但是美国整个产值中间,70—80%,都是第三产业,都是保险,都是社会服务,都是跟人的生活,跟社会的高水平的运转相关的产业,一些部门。而我们虽然GDP块头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了,总量很大,但是我们7080%部分仍然是重化工业,仍然是制造业,仍然是第一、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服务业占的比重不高。很多人说我们GDP上去了,能耗增加了,但是生活中幸福感、服务种类、效能都没有跟上去,这需要未来给予更高的重视,需要给予评估的,中国发展不能仅仅是量的扩张,不能是产能扩大,应该重视质的增长。中国制造业占越来越大的比重,全球钢铁生产,全球铁矿石吞吐量,全球造船业,全球的运能这方面大家看的很清楚,中国不仅是新兴大国中间第一位,而且在全球大国中间,发达国家都有上升的比重,这中间多少转化为老百姓的生活,转化为更加有质量,更加有效率的,更加符合社会持续增长的一面,而不是产能自我服务,自我消费,生产出很多二氧化碳,很多很多的船只让世界各国消费、运转,这个结构要深刻反思,做出重大调整,要有新的布局,这一方面,中央科学发展观的核心,要使传统生长方式升级换代,让人民幸福感更加强烈,更加直接。十八大提出2020年我们收入倍增计划,不是从GDP数据看收入增长多少,煤炭出口进口量上升多少,而是体现在老百姓直接收入,我们社区、环保、医疗服务的品种,包括我们各种各样的社会保障的社区配套的设施能够达到什么水平,这些在原有的结构中做出重大的调整,目前看并不容易,坦率说中国未来一段时间仍然需要进行全方位的深刻的经济结构的攻关战略,改革战略。

很多人还没有享受基本国民待遇,国家发展这么多年,建国这么多年了,这种现象仍然存在是让人觉得羞愧的事情,十八大提出让老百姓享受改革发展所带来的惠泽,更直接让普通公众,普通人能够受益,这不是说一说,一定从我们结构的转变,增长方式的提升,从量的这种产能的扩张到质的升级方面要做出重大贡献,在我看来这方面存在隐患和危机,注重量到注重质的方面,任何国家都不容易,都有艰难的转型,中国恰恰处在转型攻关阶段。

不管能源瓶颈问题、还是海外保护问题,还是产业结构升级换代问题,我们概括为第一个问题,发展的需求,就是发展的压力,发展的挑战与危机,这是第一点。

二、安全领域的机遇与挑战

第二点,安全领域,国防、军事、现代化,非传统安全领域,中国新时期,未来战略发展机遇期同样面对机遇和挑战,就像一个硬币两面,这么看是机遇是好事,反过来是危机、障碍、危险。

这些年,中国发展很快,我们军费成为全球第二,我们军事现代化是这些年发展最快,90年代以来156年之间保持2位数的增长,军人的待遇,我们武器、装备都跟过去有很大的改观,可以说中国军队保障国防,保障社会安定,抵御外敌入侵的能力大大增强,中国国防现代化,越来越对应了中国经济,中国综合国力的成长,这是非常好的消息,也是我们感到很振奋,作为一个中国人很骄傲的地方。

另外一方面,我想强调的重点,不能够忽略这中间很多安全难题,特别随着中国成长带来一些挑战。一是传统安全,二是非传统安全,这是成长中的中国,向更高阶段发展中的大国必须处理和应对,而且不容易应对和处理。

1、传统安全领域的威胁

比如说作为全球邻国最多的国家之一,现在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例如像最近这些年,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生效,海洋各国都在注重自己的海洋权益,甚至有理无理的把一些公海,一些别国的岛屿或海疆作为己有,各个国家还是向海洋进发。根据我看到的数字,当今世界直接波及国家一百多个,目前产生的纠纷,岛屿纠纷、大陆架纠纷、海洋纠纷等等,蓝色圈地运动直接发生纠纷的国家60多个。像日本跟韩国围绕竹岛或者独岛发生纠纷,菲律宾、马来西亚之间,新加坡跟印尼之间,泰国跟柬埔寨之间,围绕岛屿、渔场、大陆架划界产生的纷争,这是由于各国由于海洋法公约生效推动了各国蓝色圈地运动。

我们是全球邻国最多的国家,拥有18000公里的海岸线,我们开始实现一个转换,传统陆地大国,比较多的960万平方公里内发展,开始向海洋进发,开始对海洋权益关心了,开始意识到,我们不只是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还有300万的海洋国土,海洋国土是联合国海洋法规约赋予的,是中国海洋权利。新时期中国有160万海陆国土,在保障陆地国土做得很不错,现在土地上的中国人民越来越有不断改善的待遇,但是对于海洋,可以说中国是一个新人,是一个新手,新加入海洋俱乐部的大国,中国向海洋大国进发,刚刚进入起步阶段,在起步阶段不仅体现在海洋产值比较低,我记得改革开放初期1%2%80年代达到67%,现在是10%。很多国家40%的产值都是跟海洋有关系的,包括海洋运输,包括海洋各种各样的作业平台,中国差距很大,从国际关系海洋关系来看,中国地理、自然环境上是濒临国家最多的大国,我们有14个陆地接壤邻国,还有相当数量非接壤邻国,像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等,这些非接壤邻国,过去跟我们在海上摩擦不多,一方面中国海军走不太远,那个时候海军现代化发展慢,另外一方面我们渔业是小划子,没有走向大洋能力,还有海监船、渔政船过去都是小规模,低层次,技术含量不高,这种情况下,对海洋保护能力不强。随着中国意识到原来海洋占到全球面积70%,中国既是陆地大国,也有18000公里的海岸线,有大量的海洋法公约赋予中国的海洋国土,中国一度沉睡,一度不活跃的蓝色国土发挥出来,为中国13亿人口更好生活,更高质量服务成为新时期重大挑战。而在这个过程中间,跟在陆地国土不同,就遇到了很多国家的竞争,遇到了海洋纠纷、大陆架划分纠纷等。这些纠纷全世界很多国家没有解决。在我看来目前60多个有争端的国际海洋案例中,大概不到1/3是谈妥了,双方同意了,海洋法给予判案了,大家满意了,绝大多数都是这样,像北方四岛、竹岛,像我们钓鱼岛、黄岩岛所处的状况一样,存在着纠纷,而这个纠纷,从国际法来看,有的时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有你的权利,他有他的实际控制,像美国、俄罗斯他们有很多布局、先手棋,使得新兴大国海洋方面有一些约束,中国成为一个海洋大国方面很不舒畅的。

现在有一句话叫做群鼠戏大猫,原因很简单,这个猫是旱猫,不熟水性,老鼠是水鼠,在海洋方面没有先期布局,提供公共产品能力都比较弱,这是很大的挑战,以往我们比较熟悉陆地上的军事斗争,习惯于防范陆地上对我的威胁,我们的解放军,特别是陆军是非常强大的,非常有战斗力的。但是现在情况有所变化,新时期海洋地位,海洋经济比例,海洋重要性都在上升,中国作为海洋领域的新手,需要几十年,有的地方,有些国家的案例告诉我们,一个大国在海洋领域中,新手向一个强国的过渡需要上百年时间,初期阶段,初涉海洋时刻是比较容易出问题的,比较容易引起一些麻烦的。像最近就很明显了,黄岩岛到钓鱼岛,这两个小小的礁石群就引起国人多少烦恼,牵扯了上上下下,这些问题看上去小石头,小的,面积不大的,有时候海水一涨就淹掉的地方,却能够引起巨大的一些不稳定,造成上上下下的重大难题。这是很大的挑战,中国作为成长中的大国,同时又能够保障我们权利,同时向海洋进发过程中间,有理、有力、有节的维护我们自身的权益,这个权益维护跟过去陆地不一样,陆地上你军队侵入了,飞机侵犯了,我打下就行了。海洋就不一样,140多万有争议,被其他国家实际控制海洋领域中间,可以说是海洋法强调的所谓的航行自由,比如说美国的舰队,比如说其他国家运货运油船只,在不妨碍你安全的状况下可以自由通过的,你要捍卫权益跟过去不一样,他进入你领域,你不能把他打沉了,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中国海军与美国海军相比,我们战斗力,我们杀手锏都略胜一筹,我们如何适应新时期中国向海洋、外空进发的要求,像神州系列、蛟龙系列这些手段更加完备,更加有效,同时使得我们在国际海洋法,国际海洋争端掌握更多规则,更多话语,更多先手棋,我自己观察中国处在手忙脚乱,有点不太适应,有点被群鼠戏大猫的感觉。

新一代领导人来说,不管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还是我们国际关系学界,外交界学者来说需要认真研究,一方面承诺和谐发展,和谐世界,不等于说主权纷争方面该出手不出手,不是那样。我的观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我们困扰一个重大难题,能不能渡过这一关,可以说是一个大考。这算是传统安全的领域,就是主权、疆界捍卫有效利用。

2、非传统安全的威胁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它是由于科技进步、全球化相互依存,新的时代特点,新的发展进程所引发的一些新问题,一些安全上的威胁或者隐患,比如说气候变化,气候变化在某些地方就带来了海平面的升高造成了某些国土被侵蚀,有些小岛国甚至灭顶之灾,对于中国大国来言,沿海地区受到更多海啸、海难、飓风,海平面升高带来的威胁。作为一个大国另外一个使命,如何在国际社会中间有效量力而行投入到全球治理,比如说现在全球都在讨论一个问题,随着气候的变暖,环境的破坏,北极的冰盖在融化,世界很多地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气候灾难,包括像气候难民。对于这样一些新现象,我们怎么去应对?我觉得这是很大的难题。

其实大家观察一下,中国国内由于气候的易变,近些年出现完全无法预测的情况,一会儿大的冰雪灾害,一会儿大的旱,一会儿大的洪水,这些问题实际上给我们警示,全球化时代面前,随着技术进步,经济发展,工业的排放,也会出现一些气象性的灾难和不确定性,这种威胁我们称为是非传统安全威胁。比如说金融海啸,或者金融危机,也是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是强暴,不是战场上军事对垒解决的问题,可以想象发生2008年以来,美国华尔街,雷曼兄弟扩展到美日欧,最后变成全球经济重大的灾变的金融危机,它造成的损失不比中等战争带来的损失小,全球多少万亿美元化为乌有,多少失业人数上升,多少地方因为衰败,不景气造成政局更迭,金融海啸带来的影响,对很多大国,包括中国在内都是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对于我们来讲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中国是经济发展最快国家,也是外贸顺差最多国家,也是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之一,外汇局统计口径有3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个数字在全球各地经济学者、金融学家耳朵里都是巨大的数字,这是老百姓的成果,如果应用不当,可能损失了,投资打水飘了,这是巨大的灾难,海外也是这样,如果政府有关部门,对海外并购、收购,包括购买外国国债或者是证券,几百亿,上万亿的,我们在美国有上万亿的资产,购买他的国库券、股票等,如何不要使得它打水漂,不要使得它缩水贬值,是很大问题,看上没有流血,如果几十亿美元不知不觉消失,这不是巨大损失了。

国际关系学界讨论,有些国家恶意实施货币战争,通过汇率其他手段,在金融领域发生静悄悄的战争,对某些国家某些领域实施攻击。中国毕竟在这个领域中间,虽然我们成长很快,外汇储备很多,但是安全保障能力,包括我们企业自己处理负资产的能力,我们外管局面对涌入大量热钱的管理能力,应用外汇资产在全球投资的能力,还处在初期阶段,让它更好保值、升值,安全性提高,这是新时期、新任务,是传统安全议程所没有的新议程,这也是一种非传统安全挑战是要解决好的。

还有中国很特殊的情况,在我们国家是一个非常大的面积、地域,同时拥有多个民族,多个文化背景多民族国家,一方面它的好处是什么?中国能够集各种民族、历史文化优点,创造全新更加丰富的形态。但是它的隐患在于,如果外部一些压力渗透,或者外部一些动荡,一些分裂主义,一些所谓文明的冲突在加剧,在恶化,在蔓延的话,也使得多民族国家,多区域自治大国受到外部的波及,这不是空穴来风,这不是一个杞人忧天,实际上我们看到最近这些年,在中国西北某些地区,几股势力都在加大渗透力度,对民族团结、发展和谐,对中国安全和保障产生冲击,这就是三股势力对中国发展前景的威胁。这跟传统的国家对国家,军事对军事不太一样,他脸上没有刻字,我是分裂主义分子,看上去大没有拿枪,但是造成的影响和恶果,同时对于边疆稳定、民族团结、地区的发展、民族的成长都会产生重大的隐患,我把这个称之为新时期的中国面临的,在某些地区在上升的非传统安全威胁。

总而言之,这是另外一大类挑战,是我们推进战略机遇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思考和应对另外一大类挑战,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威胁。这些威胁很多在过去两极时代,冷战时代,传统格局下不多见,要么是被压抑了,要么是因为新时期市场化、全球化、相互依存激发出来的。对这些问题和挑战,我们教科书并没有成形、成熟的答案,我们决策者和学者不一定有完全成熟,完全现成解决办法,很多需要在实践中间摸索,需要同各国相互切磋、协商、合作中间去应对的难题,这是第二类。

三、大国崛起所要面对的机遇和挑战

我刚才说到第一类在发展领域出现机遇和挑战,第二类在安全领域出现的机遇和挑战。下面我讲最后一类,新时期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崛起,他面对的机遇和挑战。

过去这些年中国见证了这样一个腾飞的辉煌,我们这些年来加入世贸组织,这些年来我们成功举办奥运会,这些年来我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些年我们国防军事现代化从一个相对比较慢的层次和水平、迅速发展到比较高、全球引人注目的层次和水平。但是在成功的另外一面,就我个人观察,它也带来一些始料不及的负效应。什么负效应?世界各国很多人心目中间讲中国睡狮开始苏醒了,但是同时它也在一些地方,由于各种各样复杂的原因,比如说媒体恶意渲染,外部恶势力故意歪曲,以及我们一些私人走出去不当行为,引起了一些复杂的反应,各种各样的议论开始出现,版本特别多,比如说中国生态威胁,中国对别的国家失业造成的冲击,中国抢占市场,廉价产品对别人带来的困扰,包括中国在世界各国抢占大片能源市场,抢占高地引起的价格竞争,这样的方面不能说没有一点依据,但是有点夸张,有点泛滥式的扩大。

2008年以来是一个重要的界碑,在那以前这种议论不少,但是2008年奥运会成功举办以后,那一年我们战胜汶川大地震,外部世界开始刮目相看,外部世界开始重新认识这个经济、政治、国际新媒体,开始对别的国家产生什么危机,正负参半,好坏皆有的议论。

除了国家政要对中国的赞叹,对中国领导人决策的赞叹,包括对中国创造力由衷佩服之外,开始有一些声音开始防范,开始担忧,觉得中国货、资金大量到来了,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压力,是一种阴影,是一种所谓的威胁。因此,我想这就是我们新时期需要思考的,需要面对的一个大的挑战,我们不是1亿三千万人口,如果是那样的,中国就不会像占到全世界1/5的人口所产生的强大震撼力。对中国带来震撼力,带来对传统国际秩序、国际贸易、国际能源、国际安全、地区发展、国际合作到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要再评估。我们要有先手棋,早期进入,我们韬光养晦、低调做人,我们自己搞建设,不跟大国搞口水仗,就可以了,一段时期有它的道理,也符合我们的国情,但是由于中国利益越来越向全球铺展,在各国交往的厚度、广度、开阔程度越来越超越了传统的范围了。因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要思考中国海外利益如何保护,这个保护跟各个地方的国情,各地人的感受能够对接,就是所谓的软着陆,不要造成当地的反弹,包括大量的人走出去,大量旅游者走出去,素质如何,大量的劳工出去,劳工和建筑队伍,在海外一方面创造财富,另外一方面能不能跟当地的法律、风俗对接,包括我们企业能不能在海外履行必要的社会责任,按照国际公认的标准,去雇工、转移技术、进口产品、生产当地产品,这都是需要研究的新问题。

说实话,不仅西方发达国家,包括我自己的观察,包括发展中国家,包括在非洲和我们邻国、拉美,现在各种各样的不同议论越来越多,有一些可以说是好朋友真心实意的劝告,有一些将信将疑的判断,有一些是不明就理,故意的歪曲,比如说中国在海外像可畏不可亲经济巨龙等等奇谈怪论充斥于耳,版本数不胜数,我们不能仅仅看成少数国家的阴谋,我认为那不能解决问题。关键是面对复杂的议论,面对来自不同方向的担心、困扰、遏制、防范各种要求,我们如何能够有利的应对,如何能够在一个大的战略布局下面创造性的介入。这次我看总书记报告中间特别提到,中国仍然强调国际和平与发展总的时代特点没有变,中国实现和平的发展,和平崛起的目标没有变,对于我们自己来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仍然处在良性互动、互利共赢总体的态势没有变。我自己学习过程中间,体会过程中间,我自己很受鼓舞,虽然有一些新的问题,一些弊端,但是利大于弊,我们还有很多机遇大有可为。这中间需要做创造性的思考,比如说提供一些战略外援,我们船队,我们劳工全世界进发,海外挖掘市场的同时,同时也向海外,向国际社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公共产品、战略资源和外援,比如说维和部队,过去20年向联合国维和部队提供了2万名官兵和维和警察,他们在很多地方忠实的履行使命,得到所在国和国际社会联合国的高度评价,我想中国未来维和部队就是我们一条特别亮丽的军方的名片,应当进一步的去发展,提升它的作用。

再比如我们青年志愿者,最近这些年在中国成长很快,2008年那一年,不管冰雪灾害、奥运会、汶川地震等等事件中间见到越来越志愿者,被称为志愿者元年,我们未来不仅在国内鼓励倡导志愿服务,志愿者精神,志愿者向各个领域,各个功能方向的推进和铺展,同时从外交角度来看,中国国际关系来看,我们应该更多向国际派遣志愿者,这不是简单的国际义务,不是简单的利他主义行为,各个大国在他历史上,他成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自觉、有战略的设计这类规划。比如说美国,美国从1962年肯尼迪总统实施一项叫做海外和平计划,以后过去半个世纪美国向全球派了20多万人,不是打仗,不是搞军事基地去了,这些青年人在美国国务院规划统筹下去,教别人种植技术,教别人英语去了,这就是美国的软实力,实际上在我看来有时候比航母,比美国海外基地,比美国大棒更有效,更深入人心。实际上中国也有这种例子,也有向海外派遣志愿者。我自己讲一个例子,我们北大有一个学生,大学二年级,一个女孩子,每到寒假暑假,利用父母给的钱,还有募捐的钱,到尼泊尔、柬埔寨去。他们今年暑假到柬埔寨的孤儿院,利用当地的竹子盖孤儿院的屋子,以往他们帮助解决了一些食品问题,这次去帮他们解决生态的课桌和教室问题。  

新时期面对各种各样压力的时候,既是坏事情,也是把双刃剑,也是好事情,解决这些难题,解决这些问题的中间,锻炼我们走向国际的本领,锻炼我们国人面对复杂质疑的才干,这是一把双刃剑,本身不是坏事情。包括我们政府外交部、商务部、军方应该做一些创造性杠杆和平台,例如刚才提到的维和部队、青年志愿者,比如说我们医疗队,比如说海外教育合作孔子学院,包括这些年中国和非洲国家正在尝试这两个大洲,这两个大陆,这几十个国家有共同命运,有未来共同需求,民族之间如何在教育领域中间展开合作。我知道教育部和非洲有关国家,正在落实中央中非峰会的,搞一个20+20的计划,20所对非有关系的大学,对非洲挑选出来20所大学合作,在国际交流、师生互换、国家发展战略的研究、中非成就与问题的反思,多方面开展对口合作,我觉得软援助比单纯修造体育馆、公路、总统府更有效。过去很长一段时期,特别是最近十几年间,在这些领域,基础建设、市场扩展、能源方面做了很多,中国人、中国公司、中国商人大量走出去,我希望未来一段时期,使得中国形象得到更好树立,使得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更好,要加强软实力,加强公共产品的服务,包括解决复杂难题,治理区域全球挑战的时候,能够拿出中国方案,中国的智慧,提供中国的一些解决杠杆,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比如说现在全球安全产品的提供,这是国际公共安全产品提供,我们所占比重不大,比如说我们的维和部队,在湄公河领域巡航制度也是一个公共产品服务,在东非索马里一带,中国舰队实施打击海盗行动也是公共产品,它对国际社会有帮助,仔细想想这个数量不够,品种不多,应当说它的质量有待提高。比如说我们走出去的军人外语水平、国际法知识、国际公关能力,同西方老牌西方国家有差距的,这是新时期可以改进,可以加强国际公共产品,国际安全产品的介入。

我总的看法是,当中国不仅在全球制造业市场,全球能源、消费品市场有越来越重要的比重,我们占到全球制造业产品产值的大概1/10左右的时候,不仅在这些物质硬实力方面有上升比重,而且在国际话语权有提升的时候,国际提案,联合国决议,维和部队、青年志愿者、国际组织领导人都有越来越多来自中国,并且站到一个合理与中国意识,中国幅员,中国人口相对应比例的时候,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才名副其实,我们才能够更有利去拒绝那些对中国歪曲,对新殖民者扭曲的画面,对中国巨龙可畏不可亲的诋毁,不仅是中国巨人的强大,富裕,同时带来了世界的福音,带来世界各国的稳定,包括世界各国危机和难题解决方案,这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意味着中国作为世界真正意义上世界强国的崛起,才有一个新的阶段了。